典型案例

股權代持中股東資格確認的風險及規避
發布時間:2019-04-01 08:47:48  閱讀次數:
摘要:股權代持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雖然在國企改制和員工持股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但在我國市場經濟發展和企業法律意識不斷加強的今天,股權代持已經不是員工持股的最優先選擇。

股權代持是指實際投資者在注冊公司或者入股時,向有限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出資,但不以自己的名義作為該公司的股東,而是委托他人作為公司章程、出資證明書、工商登記等法律文件記載的股東。代持股東雖沒有實際出資,但作為以上法律文件登記記載的股東,擁有股東權利、履行股東義務。

股權代持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產物,雖然在國企改制和員工持股過程中起到重要作用,但在我國市場經濟發展和企業法律意識不斷加強的今天,股權代持已經不是員工持股的最優先選擇。

一、典型案例分析

股權代持的原因有很多種,同樣,股權代持的風險也無處不在。本文在股權代持的眾多風險中,針對涉及股權代持的股東資格確認這一問題進行分析討論。在此,我們引入兩個典型的案例作為分析的依據,如下:

(一)鐘華、王奇與煙臺慶鈴汽車銷售有限公司

參見鐘華、王奇與煙臺慶鈴汽車銷售有限公司股東資格確認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最高人民法院(2015)民申字第497號]

王某生前與慶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馬作謙口頭協商以慶鈴公司的名義為王某購買煙臺銀行的股份。2008年12月1日,萬資公司(王某系萬資公司股東、法定代表人)向慶鈴公司轉賬匯款435萬元,用途載明為貨款。
2008年12月3日,慶鈴公司與煙臺銀行簽訂股份認購協議,協議簽訂后,煙臺銀行給慶鈴公司出具了股權證,載明:股東名稱:煙臺慶鈴汽車銷售有限公司;股權數:3200000股。同年12月30日,慶鈴公司向王某出具證明:“沈陽王某在2008年12月8號匯款貳佰萬元委托煙臺慶鈴汽車銷售有限公司購買煙臺銀行股票(價格為貳元每股)壹佰萬股?!?/span>
王某過世后,其繼承人鐘華、王奇因與慶鈴公司為320萬股的股權權屬發生爭議,故訴至法院,要求確認慶鈴公司所持煙臺銀行的320萬股股權歸鐘華、王奇所有。煙臺中院一審判決確認慶鈴公司名下的320萬股煙臺銀行股份中的100萬股系慶鈴公司代王某持有,但該院未直接確認100萬股歸鐘華、王奇所有。
鐘華、王奇不服,上訴到山東省高院被駁回,后再向最高法院提請再審亦被駁回。

最高人民法院認為:關于原審判決是否超出當事人訴請范圍的問題。因本案系股權確認糾紛,鐘華、王奇是否能作為王謙的繼承人取得王謙的財產權益屬于繼承糾紛,與本案不是同一法律關系,故原審判決未將屬于王謙的實體權利直接判歸鐘華、王奇所有,并無不當。鐘華、王奇一審訴請確認慶鈴公司代王謙持有的煙臺銀行的股權歸鐘華、王奇所有,原審判決確認慶鈴公司名下的320萬股煙臺銀行股份中的100萬股系慶鈴公司代王謙持有,是對慶鈴公司代持股事實的確認,并非是對王謙股東資格的確認,并未超出當事人訴請范圍。
因繼承法律關系與股權確認法律關系并非同一法律關系,繼承人要繼承被代持的股權,應當先確認被繼承人確實存在被代持的事實。在繼承人要求繼承被代持股權時,應先代替被繼承人先行向名義股東主張權利,證明被繼承人為代持股權的實際出資人,進而確認代持人與被繼承人之間存在代持關系。在確認名義股東與被繼承人的代持關系后,對應股權才可作為被繼承人可供繼承的財產范圍,進而對該股權進行分割繼承。

(二)清遠市大有瑞新五金電鍍有限公司與李慧展、梁成斌、梁成杰等案

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的清遠市大有瑞新五金電鍍有限公司與李慧展、梁成斌、梁成杰,一審第三人、二審上訴人馮瑞初、孔秀群、姚啟洪、徐三妹,一審第三人李庭碩等股東資格確認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粵高法審監民提字第65號]認為:“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第二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前款規定的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因投資權益的歸屬發生爭議,實際出資人以其實際履行了出資義務為由向名義股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名義股東以公司股東名冊記載、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為由否認實際出資人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span>為了保障公司的人合性,維護公司內部關系,上述司法解釋對于實際出資人股東資格的確認給予一定的限制。在隱名投資的情形下,如果不加限制地認可實際出資人的股東資格,對于因信任顯名股東而合作的其他股東而言是不公平的,因此,實際出資人未經公司其他股東半數以上同意,實際出資人不具有顯名股東資格。實際出資人的投資權益不同于股東權益,其股東權益只能由名義股東直接行使,通過名義股東來實現其投資權益。對此,檢察機關抗訴理由成立,本院予以采納。一、二審判決認定李慧展、梁成斌、梁成杰為清遠市大有瑞新五金電鍍有限公司的隱名股東,適用法律不當,本院予以糾正。本案中,李慧展、梁成斌、梁成杰起訴請求清遠市大有瑞新五金電鍍有限公司及馮瑞初、孔秀群、姚啟洪、徐三妹向李慧展提交公司成立至今由法定代表人及財務簽名并加蓋公章的年度財務會計報告以及分配2010年公司利潤,沒有法律依據,依法應予以駁回。李慧展、梁成斌、梁成杰作為實際出資人,應向名義股東李庭碩主張權利?!?/span>

二、法律依據

(一)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

繼承法第三條規定:遺產是公民死亡時遺留的個人合法財產。

(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三)》(以下簡稱《公司法司法解釋(三)》)

公司法司法解釋三第二十四條規定:有限責任公司的實際出資人與名義出資人訂立合同,約定由實際出資人出資并享有投資權益,以名義出資人為名義股東,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對該合同效力發生爭議的,如無合同法第五十二條規定的情形,人民法院應當認定該合同有效。

前款規定的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因投資權益的歸屬發生爭議,實際出資人以其實際履行了出資義務為由向名義股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名義股東以公司股東名冊記載、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為由否認實際出資人權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實際出資人未經公司其他股東半數以上同意,請求公司變更股東、簽發出資證明書、記載于股東名冊、記載于公司章程并辦理公司登記機關登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三)中華人民共和國信托法》
信托法第二條規定:本意愿以自己的名義,為受益人的利益或者特定目的,進行管理或者處分的行為。

三、風險規避

(一)搜集證明代持的證據

在代持股權繼承中,繼承人需先行代替被繼承人向名義股東主張權利,確認代持關系。被繼承人死亡后,只有其生前的個人合法財產才能作為遺產繼承。因股權代持的特殊性,從外在表現形式來看其權利人是名義股東;從性質上來看,股權代持中的實際出資人的權利義務并非是公司股東的權利義務,而是基于代持協議與名義出資人之間的合同性質的權利義務。因此,一旦實際出資人死亡后,其代持協議中又沒有相關的股權繼承規定,名義股東主張自己為實際權利人時,這部分財產就處于不確定的狀態。繼承人要繼承這部分財產就要先向名義股東主張權利,承擔代持協議真實存在的證明責任,在確認被繼承人為該股權的實際出資人后,再主張繼承分割相應的這部分的財產利益。

(二)委托專業律師審核代持協議

實際出資人在日常經營活動中盡量避免選擇股權代持方式進行投資,即便選擇股權代持,也應當委托專業律師起草股權代持協議或對協議進行審核。

代持的原因有很多,一般是由于實際的出資人不愿意公開自己的身份,或者為了規避經營中的關聯交易,或者出于規避國家政策、法律法規的限制等找第三人代持,為了達到隱匿財產的目的,而往往忽略了代持行為所引發的風險。代持的性質是實際出資人和名義股東之間的合同性質的權利義務,導致在其在繼承事實發生之后,諸多財產處于不穩定的狀態。因為合同的相對性家族的繼承人不能直接向對應持股的公司主張權利,只能先向名義股東主張,獲得支持后才能繼承對應的財產利益。股權代持關系既增加了家族財富的風險性,也不利于繼承人更好地傳承家庭財富。

(三)選擇家族信托

企業家可以選擇家族信托以更好地實現財富傳承。家族信托作為代持的一種特殊表現,越來越被企業家認可、選擇。信托使得資產的所有權與收益權相分離,企業家將資產委托給信托公司打理,相應的收益依然根據他的意愿收取和分配。富人如果離婚分家產、意外死亡或被人追債,這筆錢都將獨立存在,不受影響。在信托框架下,委托人即資產的實際持有人,受托人即代持人。委托人可以自愿選擇建立家族信托,將其名下的現金、股權或不動產轉移到家族信托中,并與專業的信托機構簽訂信托合同。因為家族信托合同重大復雜的商事合同,故為確保家族財產安全,應委托專業律師起草相應的信托協議,防范法律風險。


地址/ADDRESS
安徽 · 合肥 政務區金寨南路與
潛山路交匯處金潛廣場7層
電話/TEL
0551-63852164(工作日)
13866742662(7×24)
QQ咨詢
1246486273(民商事糾份、刑事辯護)
2363979388(股權、商務合作)

掃一掃 添加合望律師

御剑情缘怎样赚钱